无人驾驶已来中国高精地图行吗

2018-07-09 10:47:10 新浪南方能源

  这几天,百度无人驾驶又刷屏了。

  在第二届AI开发者大会(Create 2018)上,李彦宏宣布,全球首款L4级自动驾驶巴士“阿波龙”已经量产下线。

  目前,这100辆已经完成总装的阿波龙将发往北京、雄安、深圳、福建平潭、碧桂园、湖北武汉、日本东京等地开展商业化运营。

  无人驾驶已经来了,但是无人驾驶的眼睛——高精地图行吗?

  “中国目前为止没有一张合格的高精度地图,严重制约了自动驾驶产业的发展。”这是高精地图初创企业宽凳科技CEO刘骏的判断,“我们为什么做这件事?高精地图的定位在哪里?关键就是智能网联车的到来。自动驾驶还是一个智能网联车的功能而已,汽车会进入一个非常非常重要的发展阶段”。

  不同于供驾驶员使用的普通导航电子地图,高精度地图供自动驾驶汽车使用,拥有精确的定位信息和丰富的道路元素数据信息,定位精度达到厘米级,更新频率在日、小时甚至分钟级别。

  它能够让自动驾驶的视野更广,看得更清晰、更及时,起到构建类似于人脑对于空间的整体记忆与认知的功能,具有定位、辅助决策、导航等作用。百度将其形容为自动驾驶的“千里眼”、“透视镜”、“安全员”。

  但业内目前没有量产成型的高精度地图。“精度在20厘米以内才算是真正意义上的高精地图。现在市面上很多地图,虽然叫高精度地图,但其高精度的含义只是精度比传统地图高一些。”宽凳科技CTO冯汉平告诉大出行下半场。

  在技术上,宽凳以车载摄像头拍摄到的画面为基础,跟随车辆快速连拍多张照片,形成大量数据,再由图像识别、三维重建等技术统一处理数据,分析出画面中的车道线、各项道路标志、以及道路上的基础交通设施,并以此构建能够让车辆看得懂的高精地图。

  今年3月拿到IDG领投的数亿元的A轮融资之时,宽凳还在讲概念和技术。而现在,宽凳演示了其高精度地图产品,并启动“百城百万”计划,预计在年内推出国内第一张高精度地图。

  第一张高精地图将问世?

  高盛预计,到2020年全球高精地图市场规模为21亿美元,2025年该市场将达到94亿美元。

  正是看中高精地图在自动驾驶中的应用前景,刘骏,这位前“百度外卖董事长”、LBS业务集群负责人离职创业,网罗了一大批来自于Google、百度、阿里、Zoox等公司最前沿的AI和高精地图的科研人员。一位传统图商也向大出行下半场感叹,宽凳科技聚集了很好的人才。

  “全国做高精地图的不会超过100人,但是我们占了一半左右。”刘骏对大出行下半场表示。

  实际上,随着无人驾驶的推进,BAT都在抢占高精地图赛道。

  百度2013年开始研发高精地图,还与国际地图厂商TomTom联合开发;阿里巴巴2014年收购高德地图,还曾投资易图通;腾讯2014年收购四维图新11.28%股份,六千万投资导航测绘企业科菱航睿。这些被投资标的都有导航电子地图甲级测绘资质。此外,还有Momenta、千寻位置等初创企业。

  而年内宽凳科技,这家成立仅一年多的企业,声称将于今年年内将推出国内第一张高精度地图。

  “这是一张精度、覆盖和丰富度都能满足自动驾驶需求的量产高精度地图。“冯汉平告诉“大出行下半场”,精度达到20cm,覆盖全国的高速城快,拥有几百种属性,满足L2.5+级别的自动驾驶需求。

  7月3日,刘峻在宽凳科技媒体交流会上展示了一些应用场景。

  在导航地图界,重庆相当于登山界的珠穆朗玛峰。复杂立体的路网,数量可观的隧道,让导航在重庆几乎成了盲人。

  不过,刘骏展示,在全球最复杂的立交桥——黄桷湾立交桥上,宽凳标记出了路灯等基础设施,道路标志,甚至是道路上的虚线。“我们提供车道线虚线的起终点做定位,很多友商没有。”冯汉平说。

  长距离隧道的难点则在GPS的缺席,进出隧道口时还会发生光影突变,这时候就要靠光学模型。如果建模精度不够,导航地图在隧道里就会出现跳跃,这是自动驾驶无法容忍的,因为超过1米的精度就会发生撞车事故。

  刘骏表示,北京等几个省市主要道路已经测量完成,近期在长三角和珠三角等地区测量。

  当天,刘骏还宣布,将投入上亿元,启动“百城百万计划”,即完成100个城市,100万公里道路的高精度地图绘制,完成中国道路“主动脉”的铺设。

  如何完成20厘米精度地图?

  “第一张地图还是靠自采。”刘骏表示,第一张高精地图若用众包,技术上很难实现,“误差对误差,garbage in,garbage out”,难以满足高精度的要求。

  在自采形成的第一张高精地图的基础上,再使用众包方式。“全国几十万公里的主干道,全用自采工作量很大,众包就可以减少自己车队的工作。而且众包的更新速度快,可以非常精确。”

  刘骏说:“靠公司自己车队采集或者通过购买等渠道获得的数据,不可能覆盖所有行驶场景。现阶段,最大的物联网采集地图车队也就拥有百十辆车。一旦通过众包的形式,我们将获得百万甚至千万级的车辆道路数据。可以想象这当中形成的数量级之差。”

  目前,特斯拉、Mobileye旗下的REM地图服务、博世旗下的BRS地图服务、DeepMap、CivilMaps、lvl 5、Carmera等都采用众包模式。其中lvl 5的众包模式最贴近群众:司机们开车时固定好手机,将摄像头对准道路,打开这家公司的APP,它就会自动录制视频收集数据,lvl5再将上传的数据处理为高精地图。

  不过,众包有一个条件,所使用的设备必须大众化。宽凳选择的纯视觉方案恰好符合这一需要。

  为什么不用Waymo、HERE等公司的激光雷达方案?当然,最明显的原因是激光雷达成本高,有时候甚至比车辆本身还更贵,这也是特斯拉采用摄像头方式的原因。

  而且,“短期来看,激光雷达的精度和自动化有挑战。”刘骏说,虽然两种采集方案得到的地图精度等级在理论上是处于同一级别的,但目前激光雷达在采集的速度和自动化程度上,甚至在精度上,比起图像的方案,还是有很多问题。而且,激光雷达应用时需要和地图图像融合,但目前融合是一个非常大的技术难点。

  从远期来看,谁能覆盖最多的用户谁就是赢家,而纯视觉方案既能覆盖激光雷达车,也能覆盖没有激光雷达的车。

  高精地图盈利模式尚不清晰

  高精地图厂商靠什么赚钱?对此,刘骏表示,还在探索。

  “自动驾驶车和现在的车不一样。现在的车卖出去后,售后主要包括日常维护和维修。”刘骏说,自动驾驶的功能则在行驶过程中也在使用,相当于有一个自动驾驶的司机,随着交规、路况等情况的变化还在不停学习。

  “我们希望看到用户愿意长期的按年或月来付费。特斯拉也在实验,汽车售卖后,用户需另外付费来激活自动驾驶功能。”刘骏表示,存在这样的产业趋势。

  而且,刘骏告诉大出行下半场,高精度地图和传统地图厂商并不一样。传统地图厂商有些都没有应用,只卖数据,连用户的体验、反馈都不知道。

  而高精度地图是自动驾驶中的必需品,是车联网的核心,上接汽车、车载设备制造商,下接内容/服务提供商。可以想像,若3年后上路的智能网联汽车达到3.8亿辆,高精度地图将拥有巨大的增值空间。

  刘骏还表示,宽凳已经和10-20家国内外车厂合作,但他没透露合作细节。

  对于初创企业来说,还有一个门槛和资质问题。刘骏向大出行下半场透露,宽凳科技取得了测绘资质,目前正在积极申请与地图导航电子地图相关的资质。

  “我不认为政策是一个大问题,产品是最重要的。”刘骏说,在产品、商业、技术上,要展现出竞争力,展现出对用户的价值,这才是根本实力,资质等政策则是为社会服务的。

  尽管商业模式还不清楚,宽凳科技融资非常顺利。“上午谈好融资,下午就给我们打钱了。”

  刘还有些投资人A轮融资时没能参与,希望追加投资。宽凳希望拿产品赚钱,不需要一直融资。

  来源:第一电动网

相关阅读
点击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