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广东 资讯

潮汕青年说|归一:Beatbox星球里的"佛系青年"

新浪广东

关注

确定不再关注此人吗

摘要: 他们可以是最轻装上阵的乐队,一人一麦就是一台戏,两个人的beatbox就是震撼全场的最佳武器。

编者按:

一个是速度非常快的沉稳男低音,5秒钟可以发出90多个声音;一个是秒杀各种乐器的旋律掌控者,电吉他、二胡、古筝……动一动嘴就是乐器。他们可以是最轻装上阵的乐队,一人一麦就是一台戏,两个人的beatbox就是震撼全场的最佳武器。

自2011年创立归一BEATBOX团队以来,白莲和林栩已将爱好变成职业,每天都在享受着这份有灵魂的工作带来的无限乐趣,“做自己喜欢的事情,多长时间都会觉得不够!”同时,他们获奖无数,今年更代表中国参加德国柏林世界beatbox赛。

“归一”名字来源于佛教中的“万物归一”,意为将一切元素融为一体,一个嘴巴多种声音合而为一。在这种看似很“躁”的音乐背后,是两个佛系随缘音乐人的不懈努力,多年前随意取了“白莲”这个名字之后,一直用到现在。而外表自由洒脱的林栩,却喜欢听着冥想曲进入想象的世界,迸发创作灵感。

  德国之行,感觉回到自己的星球

8月初,归一刚去参加完德国柏林世界beatbox赛回国。

世界beatbox锦标赛每三年一届,在业内极具权威性。去年,归一BEATBOX团队夺得全国beatbox大赛团体赛的冠军,才获得参加这次国际大赛的资格,非常不易。

事实上,这是白莲和林栩第一次登上国际舞台,也是中国第一个参加beatbox世界赛的团体组(3人以上)。此次比赛,他们与另外两位来自新疆的beatboxer组成新的组合,名为Made in China。

谈起比赛的心情,他们都用一个字形容——爽。林栩不可思议地说:“我看到别的组在台上比赛的时候,真的有一种要哭的感觉,所有人都在为beatbox狂欢。70多个国家的人,不需要语言,通过beatbox就能成为朋友……”白莲更是笑称,“感觉回到了自己的星球”。

对于他们来说,这是一次与世界优秀beatboxer同台对决的赛事,更是一次难得的交流学习的机会。

白莲此行还遇到了自己的偶像——上一届的世界冠军Alem,白莲一直将其视为自己的beatbox老师,即使语言不通,白莲仍能用他们“星球”的语言向偶像表达喜爱与崇拜。

而林栩也在这个“星球”里,遇见了法国beatbox达人MB14,并一起探究模仿二胡声音的方式,学到重要的发音的小窍门,收获不小。一直以来,林栩对自己的beatbox要求很高,对现阶段练就的音色仍不满意,一有机会就会跟人交流学习,期待能在这方面有更深的造诣。

作为中国首个踏上世界舞台的团体组,他们表示,想让世界的人了解中国文化是他们最初的想法。“我们并没有期望一定要拿什么名次,但一定要让大家知道我们是Made in China,中国的东西一定要带出去。”怀着这样的想法,他们在比赛曲目的设计上花了很多心思,除了有常见的鼓、贝斯、吉他等声音,还融入了二胡、古筝这些中国特色乐器,身体力行地告诉全世界,什么是Made in China中国制造。

遇见beatbox,一切都很神奇

白莲和林栩两人遇见beatbox都属于无心插柳。

2008年,在白莲读高中时,当时汕头挺有名的组合“揸把嘴”到学校演出,“那时候的女朋友一定要我陪她去看,我没有办法只能跟着去。”就这样,白莲第一次接触到beatbox,他用“神奇”来形容对beatbox的第一印象。回家过后他便上网搜索,开始看视频、加Q群来了解、自学beatbox。

同样是08年,林栩初三,当时汕头的南国商城(沃尔玛)还是一个十分热闹、繁华的地方。就在那儿,本想去学习街舞的林栩遇到了四位玩beatbox的前辈。“我看到旁边有四个人在发出一些动感的声音,就过去问他们在干嘛,他们告诉我是beatbox啊。”

通过和几个beatbox爱好者的一番交流,林栩对这种街头文化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和白莲一样,林栩也开启了摸索beatbox的道路。直到有一天,他在教室里默默练习发声时,有同学误以为是手机铃声,这件事让林栩更深切地感受到beatbox的神奇、有趣。

谈及后来,林栩感叹“beatbox带给我们太多神奇的东西。”

最近,这体现在德国签证的问题上。这次出国比赛,不少选手都遭遇拒签的情况,这意味着他们将无法参加比赛。说来也奇怪,林栩对此并没有过分担心,“我心里一直觉得可以去的,然后就一直默念。”也许是吸引力法则起了作用,有一个朋友很快帮他们解决了签证问题,神奇的是,他们数日前在机缘巧合下才结识了这个新朋友。

另一“神奇”之处体现在他们所租的房子。做音乐,尤其是这种动感的音乐通常会吵到邻居、遭到投诉。然而,令林栩和白莲也想不到的是,“我们租的地方隔音效果巨好!可能有时候我们会播音乐播到凌晨四、五点,也完全没有人投诉,这是特别神奇的一件事。”白莲补充道,“简直是天然隔音”,隔着一道门,他便听不到屋内震耳欲聋的音乐声。

这些或许是机缘巧合,但更多的是幸运之神对努力的人的偏爱。

动与静、红与黑,绝佳的搭配

“互补”二字在归一beatbox团队中发挥得淋漓尽致,就如他们来新浪潮汕做客那天的衣服颜色一样:红和黑,差异明显,对比强烈,但却是经典的搭配色。

互补一在于性格。私底下,林栩性格外向、热情阳光,爱好篮球,白莲则比较安静沉稳,喜欢打游戏。白莲对林栩的描述是“外表热情,内心平静”,而他自己恰好相反。因为性格迥异,他们在许多方面都呈现出很大的差异,然而就是这样的两个人,从2011年成团开始,成了绝佳的搭档。

互补二在于创作。在创作时,白莲通常会听比较high的音乐,用同类型的音乐来激发创作灵感。林栩的选择则比较与众不同,他喜欢听着佛教的冥想曲进行创作,这也是林栩内心平静的一个体现,“我会听冥想曲让自己安静下来,再去思考很躁的音乐。”面对反差如此强烈的创作习惯,他们却认为这有点像太极,刚好互补。

互补三在于分工。白莲的声音较为低沉,他说自己完全唱不了高音,而林栩的声音相对明亮一些,因此在beatbox里,白莲负责节奏、低音,林栩则负责旋律、乐器。林栩可以模仿很多种乐器的声音,更是国内极少数可以用嘴巴模仿电吉他声音的人。

除了在beatbox合作上的取长补短,白莲和林栩的“互补性质”其实在更早之前便有所体现。两人在高中时只是泛泛之交,在毕业后白莲从事平面设计,林栩则自己开了一个卖鞋的工作室。白莲回忆道,“有一次他让我去帮他设计海报,后来就基本上每天都会去他工作室。”如果没有beatbox,他们坦言,现在也有可能依然待在林栩的工作室里,一个负责销售,一个负责设计海报。

拨云见日,未来可期

每个备受肯定的现在,背后都有一段不被看好仍咬牙坚持的时光。

和大多数长辈一样,白莲和林栩的父母都认为玩音乐就是不务正业。回想起最初家人的反对,林栩和白莲频频摇头,“家里人就是在看笑话,他们都认为你能玩出什么名堂吗?当时感情也断了,因为女方觉得玩音乐不靠谱。那时候我们就觉得一定要做出成绩给家人看。”林栩无奈地说。

白莲当了7年的平面设计师,在喜欢上beabox之后租了一个小工作室,和一群热爱街头文化的人一起交流。“以前经常和我爸妈吵架。他们很反对,让我别把钱浪费在这里,要好好上班稳定下来……”就这样,并没有超强天赋的白莲刻苦练习,他曾花两年的时间练习一个声音,大量的练习磨损了喉咙,他只好每天都吃止咳丸来维持。

时过境迁,他们理解了当初家人的反对,但庆幸的是等到了云散月明的一天。

事业蒸蒸日上,家人也逐渐放心。8月17日,他们前往北京参加2018年中国beatbox锦标赛双人组。接下来,他们计划多参加一些世界性的比赛,并且很快就会发表新作品。

现在的归一,拨云见日,未来可期。

后记

受限于国内音乐现状,尽管绝大部分听众都会被beatbox震撼,但这种街头文化并没有得到广泛的追捧,仍是一种小众文化,难免使beatbox从业者感觉受到冷落。期待未来某天,归一将潮汕元素融入他们的作品,在潮汕舞台上大放异彩,beatboxers在中国大地上找到回归自己星球的感觉。

分享文章到:

相关新闻

下载鲜城 获取更多攻略

推荐阅读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