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广东 资讯

潮汕青年说|女纹身师潘诺恩:纹到自己纹不动为止

新浪广东

关注

确定不再关注此人吗

摘要: 在潮汕,做一名纹身师,需要承受更多异样的眼光。在她看来,她只是“从事不普通职业的普通人”。纹身操作是个怎么样的流程?纹身究竟要不要打麻药?后悔了怎么办……诸如此类的问题,潘诺恩都会告诉我们答案!

编者按:

她一头短发,身上大面积的彩色纹身,作为一个六岁小孩的妈妈,她的另外一个身份是90后女纹身师,让我们看到现代潮汕女性更多元的一面。

在潮汕,做一名纹身师,需要承受更多异样的眼光。在她看来,她只是“从事不普通职业的普通人”。

“所有人的努力其实都是为了获得自己对生活的选择权利,大环境无法改变的情况下,做个正直善良的人就可以了。”别人怎么想,是别人的事!

那么,纹身操作是个怎么样的流程?纹身究竟要不要打麻药?后悔了怎么办……诸如此类的问题,潘诺恩都会告诉我们答案!

4年前,潘诺恩回到汕头的第一件事,就是跟着师傅学纹身。她说,一般是师傅引进门,至少经历连续几个月枯燥无味的反复训练。画家达芬奇小时候学画画,先花了三年时间画鸡蛋,练好基础功。而她的学习过程,是从反反复复在练习皮上纹直线画圆开始的。

潘诺恩笑着说,在学习纹身之前,她和大部分客人一样也不懂,以为有些图案是几条直线就非常简单了。事实上,在有弧度和有弹性的皮肤上操作一条直线并非一件非常容易的事,而它却是一个纹身师基础操作的入门标准。

另外,由于不同位置的肌肤颜色、薄厚程度不同,同样图案颜色,下针深浅也要有所不同,纹身师一定要非常熟练操作各种工具并掌控好力度、速度等,才能纹出好作品。

作为初学者,平时都是在硅胶上练习纹身,所以第一次在真人皮肤上操作,由于真人皮肤和练习皮质感有所不同,以及真人皮肤上“错误不可逆”的压力,她和大部分人一样,内心是比较担心和害怕的。

要么克服内心的恐惧,要么重新回到不喜欢的工作中去,她果断选择了前者。

大学毕业后,潘诺恩在广州的一家广告公司里做平面设计,而大部分设计在面对甲方和商业性要求时,是极少可以真正自由创作的,她感到身心俱疲。

与其被一份不够热爱的工作折磨得死去活来,不如放手一搏,做自己喜欢的事情。于是,4年前,她毅然回到汕头,通过学习尝试成为一名纹身师,自此,深藏多年的梦想终于开出了花。

我用上千张图稿颠覆刻板印象

当我们说要看一下图稿的时候,潘诺恩翻出桌子下的一个箱子,里边厚厚的一打图稿,到底有多少张,连潘诺恩自己都数不清了,少说也有上千张。

图稿上所画的图案五花八门,风格多样,很多是个性的英文字母、唯美中国风的花朵图案、萌萌的宠物、经典的动漫人物……完全颠覆了人们以往对纹身刻板印象,很多人还停留在纹龙、马、雄鹰的阶段。

在那沓厚厚的图稿中,潘诺恩毫不犹豫地抽出几张很可爱的卡通画给我们看,原因很简单,她本人就偏爱new school风格(即美式的新流派,与old school相对)的纹身图案。

不过,她真正拥有的第一个纹身,并不是最爱的卡通,而是一小串纹在左臂的黑色英文字母“life journey”,那是大学时喜欢的乐队——旅行团乐队的专辑译名。

其实,早在初中时,她就有纹身的想法了。像大部分人一样,仅仅觉得很帅,但是很庆幸当时只是想,并没有去做。因为,以那个年龄段的思想选择纹身,90%的人会十分后悔。直到上了大学,周围环境相对自由,思想也已经成熟不少,她便去纹了第一个简单的小纹身,作为送给自己的“成年礼物”。

事实上,因为喜欢某件东西而将其纹在身上的人不在少数,有些东西对个人来说意义非凡,纹在身上便成为一种永恒。因此,客户的要求往往很苛刻,而纹身师还要拿出比客户还苛刻的态度要求自己。

有时,为客户定制原创纹身需要花费很大精力。一张图稿消耗的不仅是坐下来画稿的时间,还有引导客人沟通明确,因为大部分人想要纹身但是概念想法还很模糊,再加上中间反复修改确认,都是非常耗时的。

但对潘诺恩而言,画设计稿和实操的过程却是享受的。把自己设计理念融进别人的故事里,最终刻在皮肤上,这是一个很有意义的过程。因为她一直相信,“留在皮肤上的纹身,价值高于任何身外物”。

潘诺恩说到,近期印象较深的,是一个外形高大威猛的客户,却在手臂上纹了一个非常可爱的卡通人物涂鸦。据说,那是父亲节时儿子送给他的手绘卡通像。对于一个父亲来说,这是一份值得被纹下来的具有特殊纪念意义的礼物。

不过,情侣想纹对方名字的,她都建议慎重考虑,因为以后十有八九要后悔,“盲目纹身的人,大部分容易后悔!”

目前洗纹身最为靠谱的方法是通过激光清除,但是消除纹身比纹身本身要更痛而且护理过程较为困难,需要比较多次的反复操作才可达到清除效果。所以我们才会说,一旦在皮肤上刻下它,这辈子连反悔的机会都没有。

因此,对于纹身的观望者,潘诺恩给出一个非常中肯的建议,“当你确定好了能接受纹身在你生活里,接受它给你带来什么影响。OK那你就来纹吧!”

很多想纹身的朋友都会咨询打不打麻药的问题,在他们看来麻药可以减少痛苦。但是能拥有纹身又不会痛,真的会有这么好的事情吗?

纹身一定会带来不同程度的疼痛,这和每个人的痛感神经、皮肤敏感程度不同有关,所以当你询问别人“纹身痛吗?”其实会得到很多不同的答案。

纹身使用的外敷麻药会影响上色以及部分人体质可能过敏发炎,而药效过后该痛的还是会痛。不过,在大部分纹身爱好者看来,缺失了纹身痛感的纹身过程,都是不完整的体验。

整个过程都需要纹身师和客人很好的配合,这对双方来说需要极大的精力和高度信任。

如果遇到复杂的纹身,有时需要分成两三次才能纹完,一方面客户没办法长时间忍痛,另一方面这是个相当挑战体力的活儿,长时间弯着腰集中注意力很疲惫,一次大概只能6-7个小时。

总体来说,男性纹身师在体力上占优势,但这不影响,现在,国内女性纹身师越来越多,很多女纹身师同样可以做出优秀的纹身作品并形成自己的独特风格。

能做自己喜欢的事情是幸运的

从业4年,聊起工作刚起步的时候,她坦言自己是“幸运的”。

在国内大部分地方特别是传统观念较强的潮汕地区,大多数人对纹身只有刻板印象且存在偏见,硬生生给纹身贴上了无数不好的标签,更不要说几年前了。在面对身边大部分亲人不理解不支持以及社会偏见的情况,要把纹身作为自己的事业起步是相当困难的。

然而,很快她就拥有第一批客人并渐渐收获旁人的理解和认可,这让她觉得比意想中顺利和幸运。

初学时的那些纹身作品,在现在看来,是那么不完美。这几年间,客户越来越多,如今几乎每天都有顾客上门,潘诺恩的纹身技艺也愈发娴熟。而在纹身事业稳定步入正轨后,她反而选择“慢下来”,希望通过技术进修和原创设计,自己能有所突破,对刺青有新的理解和表达,在她看来“没有进步就等同于退步”。

由于职业的关系以及爱好,潘诺恩拥有不少纹身。她坦言,在潮汕地区,一个女性身上有大面积的纹身,很多长辈会接受不了,但“纹就纹了” !

她始终坚信,纹身是一种个人行为,喜欢与否,都是个人的选择。可能很多人会把纹身和性格、身份等挂钩,但潘诺恩告诉我们,来纹身的各种行业的人都有,如果要定义因为某类性格而去纹身,这样其实无异于给纹身贴标签。现在找她纹身的女性要比男性多得多,什么年龄层的人都有,她甚至还碰到过60多岁的爷爷、中年阿姨闺蜜团等让人颇为惊喜的客人。

近几年,随着喜欢纹身文化的人群增多,越来越多人接触和从事纹身行业,大部分人对这种文化的包容度也提高了,这对纹身从业者和纹身爱好者,无疑是一个值得欣喜的转变。

说到底,对潘诺恩来说,家人的理解和支持才是最重要的,旁人怎么看怎么说,她一点都不在乎。“所有人的努力其实都是为了获得自己对生活的选择权利,大环境无法改变的情况下,做个正直善良的人就可以了,这和你染什么发色身上纹几个图案并不矛盾。”她道出了自己对生活的理解。

如今的她,闲暇时,撸撸猫,看看工作室外老市区的街景,享受着这平静又充实的生活。至于未来,会纹到自己纹不动为止。

后记

我们都慷慨激昂地诉说着自己的梦想,但像潘诺恩这样敢于朝梦想迈进的人又有多少?生活中,不要对某个行业存在偏见,不要轻易否定任何一个行业从业者,因为他们都是值得被尊重的。在此,也希望更多人有追求梦想的勇气和决心,投身到自己所热爱的事业中去,走自己的路,做有意义的事。

分享文章到:

相关新闻

下载鲜城 获取更多攻略

推荐阅读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