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广东 广州

【全球湾区行】解码硅谷DNA

大洋网

关注

确定不再关注此人吗

谷歌总部

斯坦福大学

《硅谷百年史》作者皮埃罗接受本报专访。

开篇语

今天,《广州日报》推出“全球湾区行”系列深度报道。第一站,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采访组来到美国西海岸,在世界三大湾区之一的旧金山湾区,我们走访全球顶尖高科技公司的摇篮——硅谷,带回其成功的DNA密码。硅谷聚集苹果、谷歌、惠普、英特尔等多家全球领先的科技企业,引领全球高新科技风潮,是大湾区建设在科技创新方面的优质样本。

大洋网讯 近来,硅谷“钢铁侠”马斯克的SpaceX成功发射人类现役运力最强的猎鹰重型火箭,这一消息刷遍朋友圈。这也吸引了各界对大洋彼岸被誉为“全球创新大本营”的硅谷的关注。旧金山湾区作为世界三大湾区之一,是全球创新、创业和科技企业的聚集地。一百多年来,仅硅谷就培育了50多位诺贝尔奖获得者以及无数科技富豪。无论“无人驾驶”还是“人工智能”,硅谷当下仍在引领着世界的创新潮流。

去年,总部在硅谷的思科与广州市政府共建的思科(广州)智慧城项目正式开始运营。今年1月,广州斯坦福国际研究院落户广州开发区,硅谷与广州合作频频。粤港澳大湾区对标旧金山湾区,广深科技创新走廊要做“中国硅谷”,硅谷的成功有什么经验可以复制吗?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近日奔赴旧金山湾区,走访硅谷当地政府、企业、高校,解码硅谷DNA。

【硅谷印象】

硅谷不是谷 也无高楼林立

1月下旬,从广州出发,飞越11000公里,广州日报全媒体采访组来到了世界三大湾区采访之旅的第一站——旧金山湾区。旧金山华灯初上,我们直奔硅谷的“心脏”——帕洛阿图(Palo Alto)。此后的一周,我们深度走访硅谷,从旧金山市区到硅谷南端的圣克拉拉、圣何塞,七天行程1600多公里,紧锣密鼓地走访高校学者、顶尖企业和政府机构,访遍了硅谷所在的各个城镇。

和字面意思不同,硅谷并没有“谷”,而是一个狭长的沿海区域,从斯坦福大学的校办工业区起源,向南北发展,聚集了众多全球500强顶尖高新科技企业,苹果、谷歌、惠普、英特尔、脸书、思科、Adobe、甲骨文、赛门铁克、LinkedIn,都是耳熟能详的名字。虽然名气很大,但这些大公司的总部却没有“大排场”,不见高楼大厦和绚丽夺目的建筑,都是简洁朴素的园区和低矮的“平房”。

譬如坐落在山景城的谷歌总部,背山靠海,没有高楼,但园区面积很大,不同的楼群用该公司不同的重要年份来命名,其中还有谷歌共享单车供员工通勤。我们在谷歌园区进了一间大型的自助餐餐厅,各种餐食、饮品琳琅满目,却找不到“埋单”的地方,询问之后才知道这是内部餐厅,谷歌员工随进随吃不需付费。在硅谷工作20年的“本地通”告诉我们,谷歌的原则是员工觉得饿了,从办公桌抬起头来10米内能找到食物。公司认为工程师们宝贵的时间不应该浪费在寻找食物上,后勤服务确实做得好。

新能源车多 小飞机通勤

硅谷由多个城镇构成,公共交通不发达,私家车是主要的通勤工具。一个星期1600公里的车程,在这个盛产富豪的地区,我们没见过劳斯莱斯、迈巴赫这类顶级豪车,甚至连宝马7系、奔驰S级也没见过,而各种混合动力车和纯电动车的占比则相当高。无论各大公司总部、高校或是普通商场,停车场都可见到多辆特斯拉纯电动车,可见当地人不爱豪车爱环保。

除了新能源车随处可见,行程中,我们还邂逅了无人车。世界上第一条承载无人驾驶汽车行驶的高速公路就在硅谷,从2014年通过相关法案至今,已有二三十家公司得到无人车上路许可。驾车行驶在高速公路上,头顶着感应雷达的无人车从旁驶过,让人觉得恍若置身于未来世界。业内预测,不用多久,无人驾驶车辆将来到中国普通老百姓的身边。

硅谷有不少小型机场,因为当地还有一种炫酷的通勤工具——小飞机。你能想象开飞机上班吗?从家里开车到附近的机场,驾机飞到公司附近的机场,再开车到公司。在硅谷,还真有人这么干。当地友人介绍,这些一般是公司的高管,在略远但地价便宜的地方拥有大面积的庄园。得益于单引擎小飞机的价格并不贵,私人飞行执照也不难考,为了过上理想的生活,他们就算开飞机上班也乐此不疲。

【解码硅谷DNA】

沐浴在温暖阳光之中的创业高地硅谷,产品和技术也给全世界带来一次次的变革。置身硅谷,我们多方走访和观察发现,人才、技术、资本等多重因素酝酿成就了今天的硅谷。至关重要的一点是,硅谷地区从历史积淀下来的鼓励冒险、包容失败的社会文化起了至关重要的作用。研究硅谷发展历史的学者指出,很多地区都在复制硅谷,但往往忽略了当地无法被复制的社会文化。

人才

移民成就创新高地

行驶在硅谷,不经意就经过了苹果、谷歌、惠普的总部,这些公司的成就和影响力也已经远远超越旧金山湾区。硅谷,是被公认的美国高科技人才的集中地。从遍地是果园的海滨小城市,发展成为今天美国高新技术的摇篮,人才在其中起了决定性作用。

在硅谷,集聚着科学、技术、工程和数学等领域全球最顶尖的技术人才,其中超过六成都是外来移民。相关数据显示,超过50%的硅谷企业都是由美国以外出生的人建立的,其中不少来自中国和印度。这些语言和肤色各不相同,文化背景和生活习俗相去甚远的移民带来了创新,获得财富的同时也成就了旧金山湾区科创的繁荣。

美国超微电脑股份有限公司的高管Michael McNerney告诉记者,他们公司有来自各个国家的人,身边同事很多是中国人、印度人,反倒美国人不是特别多。“移民都是在某一方面非常专业的人士,我们经常一起沟通讨论,时常碰撞出火花。”Michael称。

创新的关键在人,而企业也着力为创新人才提供必要的空间和舒适的环境。以互联网领导企业谷歌为例,记者在谷歌园区参观期间,仿佛进入了一个“国际村”,园区内随处可见不同肤色,说着不同语言的员工,或在沙发座椅休息或人手一杯咖啡热闹讨论。员工餐厅不仅有汉堡、热狗,还能找到中国菜、墨西哥菜以及印度咖喱。

人工智能无人驾驶初创公司——智加科技创始人兼CEO刘万千博士将公司选在母校斯坦福大学附近的洛思阿图思(Los Altos)。他说,选择于此最重要的原因之一就是在硅谷集中了无人驾驶技术最领先的人才,公司成立后很快找到各方面所需的顶尖人才,快速完成团队搭建。这支中国人打造的团队希望立足硅谷,将无人驾驶产品推向中国市场。

文化

敢于冒险尝试 孕育创业基因

在斯坦福大学旁的咖啡馆,《硅谷百年史》作者皮埃罗·斯加鲁菲接受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采访时说,移民是硅谷成功的三大关键因素之一。“不同学科、文化背景的高学历移民不仅为硅谷带来最前沿最顶尖的技术,同时也为硅谷带来了不同地区、价值的文化,文化的交融碰撞为硅谷创新创造了无限的可能,这也是硅谷能在从芯片到搜索引擎、互联网、人工智能等每一次科技浪潮中成为技术中心的关键因素。”皮埃罗说,现在很多地区都在复制学习硅谷的成功模式,但这些移民人才在其他地区是很难被复制的。

是什么吸引人才来到硅谷,是什么促成了硅谷一波又一波的创新?皮埃罗·斯加鲁菲认为,这与硅谷的独特文化有关。在他眼中,离经叛道的独立个性是硅谷的成功秘密。

“从加州的淘金热开始,这里集聚了敢想的‘疯狂’的人们,一波又一波的初创企业起步的共同点是一种美式的‘西大荒’精神,这是一种离经叛道的独立个性,它是硅谷所有发明者和一代成功者们的灵魂。”皮埃罗称。

产学研

校企紧密“牵手” 推动创新循环

硅谷,是世界技术创新的中心;广州,是国际创新的热土。在粤港澳大湾区战略春风下,广州与硅谷“你来我往”合作频频。去年,由美国思科公司与广州市政府共建的思科(广州)智慧城项目正式开始运营。同年,广汽集团在硅谷成立海外研发中心。而在今年1月,广州斯坦福国际研究院宣告落户广州开发区。作为闻名全球的综合性咨询研究机构,斯坦福国际研究院创新领导中心执行总裁Claude Leglise表示,今后将把中心孵化、成果转化等经验带到广州,加速本地优秀项目的创新孵化,助力广州创新。

在硅谷,云集了包括斯坦福大学、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在内的20所知名大学。众多企业都与当地院校建立产学研合作关系,企业为大学提供研究资金设备或是直接参与研究,并把最新研究成果用于工业;而研究机构可获得大量的科研资金,从而实现大学与企业的创新驱动循环,并推动硅谷科技创新持续向前。

1月下旬,斯坦福大学终身教授崔屹在结束一场球赛后,在他实验楼内的办公室里接受了本报记者采访。崔屹有着斯坦福大学材料科学与工程系教授、纳米材料科学家、世界顶尖100名青年发明家等诸多身份,同时,他还是两家企业的创始人、投资人。

12年前,完成哈佛博士、伯克利博士后研究的崔屹,加入斯坦福大学材料科学系任助理教授。彼时,他希望能用自己所做的研究改变世界。崔屹称,这里的教授很热衷将自己的研究成果推向市场,因此很多教授都是企业的老板。“学校对于教授开公司,只要不耽误教学、研究,学校都不干涉,因此在斯坦福科学家与企业家没有明显界限。”

2008年,崔屹在自己实验室里用纳米硅线技术做高能锂电池阳极,解决了硅材料破裂这一阻碍硅锂电池发展的关键问题,使得高能电池领域取得了划时代的突破。“一时间,找上门的投资人络绎不绝。”于是,崔屹便成立了一家致力于电池研发的公司安普瑞斯,生产高能电池。他主张,作为一名大学教授应该要做好科研,同时还要将科研成果造福社会。10多年来,崔屹在教学、实验室和公司之间游刃有余。在他看来,硅谷临近斯坦福大学等国际一流的高水平大学和科研院所,这种科研与生产的紧密结合,从而使科研成果迅速转化为生产力,这也是硅谷能持续创新的核心动力。

风投

推动高新企业野蛮生长

无数的初创企业从这里腾飞,硅谷也成为投资者的必争之地。“对硅谷来说,还有两个体制性的因素非常关键。一个是风险资本与天使投资架构;另一个是法律架构,包括律师事务所以及加州独特的法律和规章。”在《硅谷百年史》一书中,皮埃罗·斯加鲁菲写道。皮埃罗称,风险投资机构和天使投资网络深植于硅谷,它们在硅谷比在世界任何地方都要更加深入和富有。有媒体曾报道,2007年,做过10个或更多早期投资项目的私人风险投资机构中,60%在硅谷设有办事处。据全美风险投资协会统计,2011年,最大的风险投资机构大部分都在硅谷。

美中硅谷协会主席王旸在美中从事创业投资已经20多年。他表示,硅谷的风投占全美国风投的45%,几乎是全世界最集聚的地方。他认为,硅谷吸引风投的原因与当地的创新氛围有关。而硅谷投资人吴军在《硅谷之谜》写到,从2002年到2013年,每年投到硅谷的这部分资金都在100亿到130亿美元之间。2014年因为优选风险投资过热,投到硅谷的资金激增至160亿美元左右。从回报上来看,硅谷地区也是美国风险投资回报优厚的地区。

“斯坦福大学被誉为‘创新殿堂’,很多毕业生都在做与创新创业相关的工作,也担任创业律师、投资人、创业导师等角色。”王旸称,这种圈子经过60多年的螺旋上升,已经形成了好企业吸引风投、风投又促进企业成长,进而反哺高校的良性循环。风险投资是硅谷高新技术企业成长的发动机,硅谷高新技术企业的快速发展又成为孕育美国风险投资的摇篮。

事实上,谷歌、脸书和领英这些企业的兴起,离不开资本的助力。而如今在硅谷成长的智加科技等初创企业背后,也有着包括中方背景的投资方,让刘万千博士及其创业团队能解除资金后顾之忧,专心致力于技术研发。王旸称,硅谷还有大量的天使投资资金,他们对创业者失败表现得宽容,也使得很多人都跃跃欲试开创新企业。

【采访手记】

旧金山湾区:现代科技与自然环境的完美融合

硅谷所在的旧金山湾区,是现代高新技术云集之地。如今,这里仍引领着全球高科技技术创新和发展潮流。然而在这样一个现代科技充分发达的地区采访,给记者留下更深印象的是科技与自然环境的完美融合。

首先,很多企业的总部都在一片鲜花或绿树环绕的小楼之中,这一点与国内喧嚣的闹市区和摩天大楼的总部相去甚远。比如谷歌总部园区背山靠海,自然环境很好,上班时分,在山间跑道上也不乏跑步健身的身影。相比国内大公司的总部大多位于城市中心城区相比,平添了几分都市人羡慕的自然气息。有同行者向记者表示,在这样的环境工作,心情也会愉悦很多。作为互联网精神的代表,谷歌开放、景色一流的园区成为很多人去加州旅行清单的目的地之一,无形中也宣传了公司的形象。

其次,尽管硅谷发展规划并非尽善尽美,但除了在科技创新上的发力,硅谷所在的加州地区环保意识也同样深入人心。加州依山傍海,有陡峭的山脉、广阔的沙漠、风景优美的沙滩,加州西海岸蜿蜒数百公里的加州1号公路,更是吸引了无数自驾者打卡。行走在路上,尽管游客众多,但地面非常清洁素净,碧海蓝天水拍礁石的绝美画面中也没有漂浮的垃圾入镜。加州温暖的阳光,也吸引了成千上万的象海豹躺在滩涂上懒洋洋地晒太阳。完全开放式的观光通道距离海滩垂直距离不过几米,前往游客众多,但无一例外,大家都自觉下意识地降低说话音量,生怕惊扰了那一群群酣萌的精灵。

文/广报特派全媒体记者蔡冬庆、温利

图/广报特派全媒体记者龙成通

分享文章到:

相关新闻

下载鲜城 获取更多攻略

推荐阅读

加载中...